国际油价的暴跌,刺激了原油消费国的存储需求,一时间使得可供囤油的超大型油轮(VLCC)似乎也一船难求。

在这档口,一篇自媒体文章“中国84艘超大型原油运输船VLCC巨轮直扑海湾抢油”瞬间全网刷屏,吸引了众多眼球的同时,业内人士也发现了其中的不合理之处:“中国能有油轮空置在港口等着一声令下一起出发?”

带着疑问,3月19日晚间,记者采访了招商轮船和中远海能,两家公司相关负责人均表示,上述84条船的数据不准确。

“船是随时在动的,空放的VLCC会往有货和运费综合收益高的地方去,比如上一个航次在国内卸完货,现在到了新加坡,可能去中东也可能去西非等地装货。”招商轮船董秘孔康对记者说。

“目前市场上原油货盘较为充足,需求旺盛,本集团根据市场情况调整适宜航线比例。”中远海能方面如是回复记者。

84艘巨轮算法错误

前述自媒体文章中称“30万吨级的巨型油轮数量奇缺,土豪油霸沙特想租都租不到,而中国坐拥最大巨型油轮船队,共计84艘,目前已集体拔锚起航,直扑沙特港口而去。”

在记者的采访中,业内人士均否定了上述说法。那么,我国实际拥有的巨轮到底有多少艘?

孔康对记者表示:“我们100%自有51艘VLCC,5艘AFRAMAX油轮。”中远海能方面则表示,中远海能目前拥有和控制52艘VLCC,集团VLCC全球运营,并以中国进口为主,其中中东-远东航线是公司的主要航线之一。

记者注意到,目前运载原油的船只主要分为VLCC和AFRAMAX两种。VLCC全称为:Very Large Crude Car-rier,单船载重吨位一般在30万吨左右,载重容积在34万立方米,这种油轮不仅是海上巨无霸,更是目前最为实用的海洋运油载具,装运量大概为200万桶原油,且兼具运输及浮仓储油的功能。

“由于VLCC入局门槛较高,在我国基本上只有央企背景的船舶公司在运营该类型船舶,一般的民营企业难以进入,从我们掌握的数据来看,我国目前VLCC船队规模大概是:招商轮船51艘(自有船),中远海能52艘(自有及长期租入),香港华光海运6艘,岚桥集团6艘,以及中石油4艘(合资船),共119艘。”航运界网高级编辑马晖告诉记者。

马晖透露,当前,VLCC船队运营通常以长约合同为主,短期现货合同较少。以国内某能源公司的船队为例,他们的船队投放1/3在航租市场、1/3在期租市场、1/3在现货市场。显然,我国可以去产油国“抢油”且无合同在身的VLCC船舶数量根本达不到84条。因此可判定此信息并不准确。

巨轮开到哪儿去了?

84艘VLCC集体拔锚起航,直扑沙特港口而去?这种几十艘油船集中驶向某个港口的行为应该非常壮观,但事实上,多位航运行业内人士均向记者表示,没有哪个港口可以一下安排这么多条VLCC靠泊。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通过招商集团旗下石化物流大数据公司京瀚科技调取我国处于活跃状态的52艘VLCC的最新出港和到港数据,可以看到,截至3月17日,这52艘VLCC分别挂靠在泽尔库岛、费赫勒、青岛、茂名、京唐、惠州、宁波、天津、舟山、斯瑞拉察等海内外港口。从2月底(油价还没暴跌时)算起,包括出发、挂靠和计划前往,涉及沙特港口拉斯坦努拉(RAS TANURA)的共计10船次,明确计划于近日出发前往拉斯坦努拉的只有2艘。

“油轮VLCC运价上涨,沙特租油轮向外运油,中国公司租油轮购进原油。首先抢油现象肯定是存在的,这个时间档口上,囤油也是一种策略,有储罐的直接储存,没储罐的用油轮浮动储油也很常见,通常是没有合同在身且船龄较大的VLCC会被用来浮仓囤油。”马晖对记者分析道,从种种情况判断,目前没有看到84条VLCC“百舸争流”的画面和有效证据。“所谓的抢油是抢‘油’的价格,有空船当然可以去抢,也就是前述所说无合同在身的现货市场船队。”

航运界网主编王海中进一步对记者介绍了VLCC船舶运输原油的基本方式。即相当一部分运输合同是采取包运合同(Contract of Affreightment,COA)的方式进行,即签订长期运输协议,协议有效期通常为数年、十数年甚至更长。合同以长约合同为主,短期现货合同较少,所以,即使买方要临时购买现货,那么,从商谈购货量,到签订买卖协议,再到签署船舶运输协议,整个过程复杂而漫长,并非几天内就可完成。“毕竟,不论原油还是VLCC,都是大额标的,不是我们去超市买东西那么简单。”

油运价短期有望维持强势

在记者问及招商轮船和中远海能近期的油运市场具体情况如何时,前述负责人均答复:整体而言VLCC运力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一方面,油价走低进一步刺激了主要消费国家的原油储存需求;另一方面,沙特如果要将增产的原油运输到它想要争夺的市场,就要第一时间大量订船。据船舶经纪机构Poten & Partners报告,上上周一,沙特阿拉伯国家航运公司巴赫里在市场上抢租了18艘超大型原油运输船(VLCC),在上上周末又增加了7艘,使得船舶总数达到了25艘。因此,从上上周一开始,全球原油运力出现了比较明显的紧张态势。

船只运力紧张,势必导致短期内运价急剧攀升。记者注意到,以波罗的海交易所报出的信息为准,3月7日VLCC中东-中国航线(TD3C)WS指数(运价)为48.63,TCE(等价期租租金)为约3万美元/天,3月18日TD3C WS指数为210.33,TCE约23.6万美元/天,3月19日TD3C WS指数为164.58,TCE约18万美元/天。

对此,一位券商分析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近期原油运价上涨非常厉害,从2月的2万美元,最高涨到28万美元,随后又回落到约18万美元,波动非常大。

对于原油运价上涨的原因,申万宏源交运分析师闫海在研究报告中指出,与去年Q4供给原因导致的运价暴涨不同,本轮有沙特增产的支撑。有沙特在,其他货主较难联合打压运费,油价下降与供应增加促使贸易商和石油公司趁机购入原油,因此,我们认为短期运价仍将维持相对强势。

“油轮运价有量支撑,本周还将维持强势。”上述研报分析称,上周克拉克森VLCC TCE报279259美元/天,上涨728%。市场担心的是持续性而非绝对值,运价高位波动巨大,建议关注持续时间而非价格波动。运价从报出来到实际落地一般需要2~3天时间,上周三14万美元的成交已经完全落地。